校友袁岳:依然年轻的折腾者

2014-11-25

袁岳1

见到袁岳是在他参加“北马”(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的第二天下午,虽然口中笑称小腿仍在酸痛,但他与环球网记者谈起零点的蓝图、飞马旅对创业者的扶持之时却挟 “指点江山、华山论剑”之势,那股冲劲更加凸显出他爱“折腾”的本性。

在未见面时,记者便很纠结袁岳的称呼问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飞马旅发起人兼CEO、黑苹果青年理事长、主持人、专栏作家…… 一人饰多角,堪称“多面超人”,多种头衔也很是唬人,那么袁岳如何进行自我定位呢?“大佬 ”袁岳很坦诚,坐在并不宽大的办公桌前,摸着光头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神秘,甚至还向记者吐露刚出道之时印有两种头衔的名片以壮胆气的做法。

袁岳说,看似自己在从事很多个行业,实际上都是从零点调查的本行开始,自己一直是个生意人,如果说得好听些,那就是一名“有文化的生意人”。

培养千里星驹创业者 帮助找到自己的节奏

在“北马”当日,袁岳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他与旗下飞马旅成员的参赛图,并发表博文“创业是场马拉松”。商界大佬在雾霾天亲自“跑马”是作秀还是真性情?

对于袁岳来说,跑马拉松还真不是一时走秀,实际上他与马拉松早已结缘已久。从去年开始,袁岳便开始推动成立“6628创业马拉松”组织,鼓励创业者长跑,每周六早晨6点28分一起跑“半马”。今年1月,“创业马拉松”曾以团体形式在厦门马拉松赛上跑完半马。

袁岳还从这一锻炼耐力与恒心的运动中揣摩出了与商业相关的黄金定理:“马拉松契合创业者身份。”他将领悟娓娓道来:“每一次创业都是一场马拉松。当你参赛时,觉得马路很宽,突然间有了压力,正好暗合创业者的心情,商机到处有,但却也很茫然。”袁岳还用“跑马”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跑马拉松会有两件事最干扰你:一是跑的特别快的人,正如做企业,有的企业很快上市,虽说刺激很大,但创业者还需沉下心来找到自已的节奏;二是道路两边的补给供应,每次拿水会让自己速度减慢,需要重新再找节奏。所以,创业者如果申请过多政府补贴,同样也会负荷太重。”

在袁岳周围有很多有关“马”的称呼。他和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携程CEO范敏等人联合发起了为创业项目提供管理支持服务的机构叫飞马旅,加入飞马旅的企业叫“飞马星驹”。飞马旅已形成了创马会(对飞马旅感兴趣的创业者们)、赛马会(即将申请成为飞马星驹的创业企业)和励马会(已经入旅的企业)的“三马合一”的组建。这些名称不由让人脑海中勾勒出龙马精神、厉兵秣马、马到成功等吉利词汇。

如今的飞马旅已形成了百家企业的规模,安能物流等企业加入飞马旅后取得了非传统的快速发展速度。袁岳对“百马齐鸣”的节奏与信心颇为乐观。他说:“很多创业者资源少、压力大,因此需要指点迷津。我们是赚服务的钱,而且是有滋味有趣味的钱。“

倾听民意多元数据  推动知识资本走出国门

虽然袁岳现在尝试不同的商业实验,但他和零点研究咨询集团已经捆绑成一个中国指标数据的符号。

成立于1992年的零点研究咨询集团以很多贴近民生、国民经济的市场和民意调查为人所熟知,这些调查数据不断记录和承载了民声民意。在零点成立伊始,袁岳便制订出 “一九”、“二九”计划,如今正在“奔三”路上的零点的蓝图又是什么?

袁岳慷慨陈辞:“距离‘三九’还有五年时间,五年之内必有大成。届时我们希望零点成为全国第一个跨国知识服务机构。”他痛心地说,当今中国人在不少领域都创造了全球性公司,但在知识服务领域,中国公司做得稍差人意。“中国不仅要成为商品输出国,更要成为人力资本、文化知识资本输出国。”同时,他又强调,在未来五年,零点还要成为一个多元数据服务公司,加强综合处理不同来源数据的能力。

近年来,从互联网的普及到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话语权。那么“如何去更好地聆听民声”便成为零点公司及袁岳考虑的一个问题。袁岳认为,互联网及数据都是倾听民意的一个渠道。从2011年起,零点开始设立“零点民声金铃奖”评选活动,用以表彰那些在聆听、发现、传播和服务民意方面表现突出的机构——涵盖政府、企业和媒体。此奖项以“金铃”作为象征物,蕴含“风过之后必有声”。每年的金铃奖颁奖仪式上,除了颁奖之外,还会分享本年度的市场洞察与发现,包括十大营销新概念和十大营销案例。袁岳介绍说,即将于11月12日下午在北京丽都皇冠假日酒店举行的本年度“金铃奖”,将更加强调在互联网时代民声倾听的方法和途径。

袁岳2

发展大学生力量做公益  让年轻人领导年轻人

被尊称为“青年导师”的袁岳每年会到七、八所大学给学生讲课,带领青年学生“将想法变为行动,用行动承诺未来”。这也是袁岳创立 “黑苹果青年”公益组织的宗旨。目前该组织的参与者总量已达到100万人,而申请到资助的青年也达了5万人。其实,黑苹果提供的资金有限,大约四千到一万元之间,但它鼓励学生们寻找社会支持、通过自己的努力筹集所需的另外一半资金。袁岳说:“我们动员学生的方式非常草根化,出发点和前提就是相信人民群众有自己的力量。”他告诉学生们:“不要指望有钱人,不要指望我们这个组织,而是要对自己有信心。”

目前,在黑苹果的支持下,有些在校大学生自行成立的社团组织已经非常有影响力,比如海南“大学生返乡运动”,参与“返乡运动”的人已有三四千人。北京邮电大学的“夕阳再晨”项目则由该校大学生在北京社区专门教老人家用电脑、用微博等,该组织已发展成一个连锁型学生社团,在全国很多高校都已经建立了同一模式的社团,如“华东政法大学夕阳再晨”等。

黑苹果还成立了“青年先蜂队”,即得到黑苹果帮助的首先起飞的“蜜蜂”要去动员、引导、帮助更多的学生开发更多的项目。目前,“先蜂队”队员有200多人,而袁岳的目标是将它扩大到5000人。虽然袁岳目前担任黑苹果理事长,不过他的理想是只当一名普通的志愿者。“黑苹果将两年改选一次,并会变成一个自治的社会组织,我们最终会让年轻人去领导年轻人,而我们只是曾经的发起者。”袁岳如是说。

采访结束,屋外街景灯早已开启。被外界称为“上了发条一样转个不停”、年近50岁的袁岳也收拾起自己的背包,普通的装束、敞开心扉的聊天,让人觉得他和一名正在奋斗的北漂其实并无差别。他撰写的《趁年轻,折腾吧》、《趁年轻,出发吧》、《青春不应被浪费》、《我们,90后!》等系列书籍静静地列在办公室书柜里,这些散发着青春力量的书籍似乎正是袁岳不停奔跑、趁年轻折腾的见证者。

个人简历:

袁岳博士,零点研究咨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创业管理服务机构飞马旅发起人,知名独立媒体人,央视策略顾问,飞驴湾首席国际旅行家,零点青年公益创业发展中心理事长,“黑苹果青年项目”发起人。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2007年耶鲁世界学者。中国市场研究学会副会长,北京科技咨询业协会理事长,世界专业研究人士协会(ESOMAR)原中国区代表,国际管理咨询机构协会(AMCF)前副主席兼原中国区代表,北京留学生商会副会长,哈佛bwin必赢国际理事,世界园艺博览会文化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标准委员会社调市调标委会委员,公益基金会中心与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顾问。